1. 好多料首页
  2. 文章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浪姐 3》5 月 20 日开播,杜华不再参加录制。可能有网友还会怀念,毕竟少了她,会少很多吐槽的乐趣。

杜华要是在,一定能和谢娜吵起来,她会自信又笃定地反问所有人," 造团一定有标准,仅凭快乐就能做女团吗?"

文 | 金融八卦女作者:禾酱

最近,乐华旗下新女团 name 直播 " 摆烂 ",引发了不少人关注。

在略显简陋的房间里,背景墙上 " 摆烂 " 二字贴得明目张胆,5 位成员挤在一起席地而坐,摆放电脑的桌前贴上了写有 " 帮我们点点关注、目标涨粉 100 万 " 的白纸,女孩们不失激动地号召," 救救 name 吧 "。

直播间里,有知情人士称,name 组合被公司赶出来了、粉丝不到 100 万不让回去,引得网友议论纷纷:" 乐华这又是在干什么?逼旗下女团解散吗?"" 以为这样就可以出圈吗?"" 内娱女团是不是真的要完了?"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乐华旗下组合 name 直播,图源抖音

据了解,这个七人组合于去年 12 月出道,最出名的只有曾参加过《青春有你 2》的金子涵、冯若航,其余都是乐华的储备练习生,并不为大众所知。

众所周知,从 2009 年成立,杜华对乐华的定位就是发展艺人经纪和打造偶像团体。

两个月前,乐华才刚刚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书,招股书里描述自己为中国最大的艺人管理公司,签约艺人以团体为主,2021 年艺人管理收入达到公司营收占比 91%。

然而实际的情况是,从乐华七子 NEXT 到 UNIQ,乐华出名的艺人有一些,偶像团体却难见起色。这不禁让人想问:

在《浪姐》上,声称 " 要做就做最好的,要玩就玩真的 " 的杜华,这些年真的有在认真做团吗?

/ " 最韩 " 内地公司,

乐华 13 年造团史 /

2005 年,21 岁的黑龙江小伙韩庚在韩国最大的娱乐经纪公司 SM 出道,成为第一个在韩出道的中国人。

2009 年,其组合 Super Junior 发行的歌曲《SORRY SORRY》拿下韩国唱片销量冠军、一度在台湾地区创下 37 周连冠。同年 12 月,韩庚提出解约,准备回国发展。

同样在 2009 年,28 岁的南昌人杜华工作了 5 年的华友世纪被收购,她用空中网创始人杨宁投资的 200 万人民币,自主创办乐华文化。

杜华仿照天娱,签约孟庭苇、胡彦斌、谢娜、安又琪、周笔畅等艺人,做音乐经纪,一年烧光了 200 万,还用房子做抵押再借了 300 万。她开始焦虑,打算寻找新的艺人运营模式。

2010 年,韩庚正式解约回国,光芒和粉丝背后,隐藏着天价解约赔偿金的代价,众公司还在犹豫、观望,杜华请韩庚喝了一杯咖啡,将股权赠予加进了签约条件,自此,韩庚加入乐华。

在这位韩流偶像归国第一人的指导下,乐华转变了艺人运营方向,韩式爱豆组合制作从此写进公司基因,杜华的造团史正式开始。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 2003 年,19 岁的韩庚在韩国为出道训练

也是这年,韩庚热度空前,年底新浪微博评选出年度关键词,前三分别是给力、神马、韩庚。

2014 年 10 月,乐华推出第一个男团 UNIQ,首发预告里的主角是 17 岁的王一博,其金发造型由于极清秀,被粉丝称为洛阳白牡丹。

这个男团起初有十几个候选人,他们在韩国共同生活,接受了 3 年多形体、舞蹈、唱歌各方面的训练,淘出 " 真金 " 前,几经筛选,苛刻到杜华后来和陈学冬开玩笑,说 " 十年前就把你淘汰了 "。

最后中国成员周艺轩、李汶翰、王一博,韩国成员金圣柱、曹承衍五人于 10 月在韩出道,这年,年龄最大的周艺轩 24 岁,最小的王一博 17 岁。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 UNIQ

杜华看中王一博身上那股劲," 执着、热爱,从未喊很累、想退出,有别人身上没有的特质。" 而她随后推出的第二个团宇宙少女,与 UNIQ 也有相似之处,即中韩合作、成员基本功扎实、灵魂人物特点突出。

2016 年 2 月,由 10 名韩国籍成员、3 名中国籍成员组成的宇宙少女,由乐华与韩国 Starship 公司合作推出,中国成员分别是孟美岐、吴宣仪、程潇。

鉴于组合人多、团内辨识度不够,出道初期,基本上都是身材、长相亮眼的程潇上节目表演翻跟头,借以宣传组合。最初,孟美岐和吴宣仪都是小透明,尽管她们也在韩国一起训练了 3 年,每天 9 点开始上声乐课、语言课,舞蹈课就有 8 小时。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宇宙少女

2016 年,受 " 限韩令 " 影响,UNIQ 贯彻了单飞不解散的策略,开始中韩两地分开发展,在韩国发展的宇宙少女因为程潇一度出圈,但始终不温不火。2017 年,乐华第一次推出了全中国人阵容、年龄在 10 到 13 岁的 YHBOYS,团名对标时代峰峻 TFBOYS,最终却没有如 " 三小只 " 那般红起来。

随即,杜华又推出了一张王牌,男团 NEXT。

2018 年 1 月,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等乐华七子(后被称为 NEXT)参加内地第一档男团选秀综艺《偶像练习生》,程潇给这档节目当了导师;2018 年 4 月,孟美岐和吴宣仪回国参加女团选秀节目《创造 101》,争夺 C 位。

最终,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都在 Nine Percent 出道,孟美岐、吴宣仪更是分别排名第一、第二,就这样乐华多位艺人通过节目受到广泛关注,组成新团后亦收获千万粉丝。

2020 年,杜华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时说,自己能够自信地说,做团的经验可以被复制。

与此同时,她评价丁当唱功太好不适合成团,因为团需要实力相当、整齐划一,对唱歌一般的黄圣依给出远高于其他评委分数的评价,惹得观众吐槽不断。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杜华

为此,芒果台节目组不得不特意标注了一句 " 仅代表杜华女士个人女团标准 "。但作为乐华创始人、董事长,杜华个人的标准也上升到了公司政策。

后来乐华推出的 Ever Glow、Name、Tempest 等团体都沿用了这套标准:

外貌好是优点,但实力一致、整齐划一更重要。

/ 谁还在幻想 " 复制王一博 "?/

乐华拥有 58 名签约艺人、80 名训练生,那份 455 页的招股书提到,公司业务主要经营艺人管理、音乐 IP 制作以及运营、泛娱乐方向。其中艺人管理营收占比 91%。

2019 年以来,近 3 年乐华营收超 28 亿元人民币,2019 年是 6.31 亿元,2020 年为 9.22 亿元,2021 年涨到 12.9 亿元,年内利润从 1.19 亿元增长至 3.35 亿元,复合增长率为 67.6%。

乐华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后,不少人称其为 " 王一博概念股 "。为什么呢?

首先,王一博的赚钱能力在内娱一骑绝尘。截至 2022 年 4 月 19 日,他代言了饿了么、肯德基、联想等 32 家商务品牌。最近一次的轰动是在 4 月 8 日,王一博官宣成为康师傅冰红茶品牌代言人。

当天,天猫店铺入会人数超 3 万人,会员购买率高达 70%。代言人同款冰红茶的预售链接,官宣 4 小时,售出超 10 万件。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王一博代言康师傅冰红茶

2021 年 12 月 31 日之前,王一博的 EP《无感》《我的世界守则》分别售出 1700 万、1500 万张,按照《我的世界守则》3 元的标价,仅靠这 2 张专辑乐华就能有近 1 亿元的收入。

乐华对王一博有多依赖,或许看招股书更加直接。据招股书,乐华在 2019 年到 2021 年间,向供应商 B 分别支出 3227.4 万元、1.33 亿元、3.02 亿元,占比逐渐从营业成本的 9.2% 涨到 43.9%。

2019 年,供应商 B 还只是乐华第二大供应商,2020、2021 年稳步上升、保持了第一大供应商的领先地位,其时间节点,就是王一博主演的耽改剧《陈情令》破 100 亿播放量的 2019 年。

也就是说,王一博一人就贡献了公司近一半的营收。

2020 年以来,一直有娱乐经纪公司想 " 复制王一博 ",杜华也常以培养出了王一博、范丞丞、黄明昊等为骄傲。招股书里的艺人介绍,王一博直接被排在了第二位,第一位是明星股东韩庚。

但星探在人海中找寻到苗子、通过乐华造团体系就能将其捧到一夜爆红,接着收获微博粉丝几千万的叙事,看起来励志,却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前提——王一博们真的是因为团体而火的吗?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王一博

其实这几年,乐华运营团的具体情况,并不乐观。

时间回到 2016 年。" 限韩令 " 后,UNIQ 在两国分开发展,队长周艺轩与王一博竞选《天天向上》的小主持人,最终小周艺轩 7 岁的王一博成为正式的天天兄弟,观众也成了他第一批死忠粉。

后来,周艺轩拍戏、参加其他选秀节目,始终没红起来,最新近况是带着女朋友直播教学跳舞。

李汶翰同理,《青春有你》中 C 位出道,因为恋爱而塌房,逐渐糊到无人关心。

曹承衍看大红无望、索性转到幕后当起了音乐制作人,至于最渴望合体回归的金圣柱,其百度百科上最近的演艺经历还是 2017 年。

这个团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间。有人开玩笑道,下次全员合体应该是在队长周艺轩的婚礼了。

宇宙少女的团体运营亦是四分五裂、红不起来。就路人而言,很少有人记得清韩国成员们的名字,程潇、吴宣仪、孟美岐三人中,孟美岐仍正受着 " 插足陈令韬及其女友感情 " 风波的影响。

Next、Ever Glow、Name、Tempest 等团则将乐华造团固有的缺陷表现得更明显,即,除了灵魂人物,大众一般不认识团里的其他人。

真人团发展不顺,杜华把目光投向了虚拟团。然而最近,乐华运营的虚拟偶像团体也出现了问题。

2020 年,杜华联合字节跳动打造虚拟偶像女团 A-SOUL,乐华负责宣发运营,字节跳动旗下的朝夕光年提供技术支持。出道时,A-SOUL 的口号是永不恋爱、保持身材、支持杜妈、按时营业。

此前,A-SOUL 发展势头向好,队长 " 贝拉 " 生日会当天直播收入超过了 210 万元。但 5 月 10 日,官方宣布,成员珈乐因身体及学业,将退出大部分偶像活动,亦停止直播。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 A-SOUL

有人爆料,成员进入 " 直播休眠 " 是因为太辛苦、几经职场霸凌,却无法得到相应的薪资回报,比如,粉丝们打赏 30 万,A-SOUL 成员背后的真人扮演者到手只有 1500 元。

鸣不平的主要攻击了字节的 " 剥削 ",因为乐华负责的是运营方面,但也有人顺带质疑了一下乐华迷一般的造团能力。

比如,杜华旗下所有的团,几乎都是靠单飞走红的成员而被大众所知的,好不容易一个团靠团有了点名气、又有成员退团了。

有没有可能,把造团挂在嘴边的乐华,说得好听点,就是没想好好做团;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根本没有运营好团的天分?

/ 招牌艺人快到期,

杜华还能出啥招?/

杜华曾经试图挽回粉丝的信任。

她自诩杜妈,个人微博参与了几乎所有艺人的超话,公平地为旗下任何团员转发生日祝福。

但她认真说起话来,似乎总让人啼笑皆非。不仅普通话含糊不清,读错的词也令人尴尬。

比如,在乐华与和颂艺人都参与的一次《快本》,杜华冲着陈学冬喊话," 陈学冬,十年前我就把你淘汰了,因为我不要你加入 UNIQ。"

又对赵丽颖说," 你赵丽颖再厉害,也要背我们的林允。" 说到一半,杜华感觉到了不对,疑惑地问周围人," 是林允吧?"

赵丽颖不客气地回到," 是谢允,大姐。"

谢允就是乐华顶梁柱王一博与赵丽颖合作《有翡》时,在其中饰演的角色。

但杜华此前,发朋友圈宣传这部剧时,甚至又写错成周允。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杜华朋友圈截图

对此,粉丝们也感到很无语,直接喊话杜华 " 能不能对头部艺人上点心?"

但摆在眼前的一个事实是,虽然杜华有时候看起来不靠谱,但内地娱乐圈,场面上还有比她做得更好的韩流造团公司吗?

早在 2012 年,乐华已经采用了先在中国海量搜集然后把人送到韩国深造的模式。星探挖掘的孩子们会先在中国进行初选、初训,然后优胜劣汰,筛出的精英再被送至韩国,进行深造,借助于此,乐华提供了诸多实力过人的偶像类产品。

《偶像练习生》和创造营系列节目上,乐华取得傲人成绩,它奉行的 " 韩流管理 + 韩国教练 + 韩国深造 " 的这套,也被很多经纪公司效仿。

两年前,盒饭财经写王一博的文章《复制王一博》中,某电子品牌部负责人以互联网思维解构王一博,称他之所以人气高是因为本身就偏全能,会赛车、舞蹈、拍戏、男团等,因此提供了巨大的流量池,而这些又是同赛道其他偶像不一定具备的。

这种强大的 " 个体差异 " 牢牢抓住了下沉市场和女性用户,所以经纪公司和互联网企业都想找出复制王一博的方法,就像当初想复制鹿晗、易烊千玺等明星一样。

造团13年只火了王一博,乐华旗下女团开始摆烂

▲王一博

所以,乐华能提供资源、打造独特的团内灵魂人物这点还是值得肯定,即便 " 造团 " 这个过程中运营往往不尽人意,但至少好的苗子在这个环境下成长起来了、也持续为公司带来收益。

只是这带来了另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乐华还能靠王一博们多久呢?

根据招股书,王一博与乐华的合同初始签于 2014 年 10 月,期限为 10 年,也就是说截止到发稿日,还有两年零五个月到期。

而乐华旗下其他重要签约艺人,如孟美岐(微博粉丝 2724 万)、范丞丞(微博粉丝 2579 万)、黄明昊(微博粉丝 2480 万)、吴宣仪(2455 万)等人的合约也将在两年内全部到期。

乐华在招股书中坦承,公司大部分收入来自艺人管理业务,而这项营收会因为公司与艺人的关系、艺人的美誉度等多项指标产生明显变化,甚至未来或受重大不利影响。

过度依赖头部艺人带来的收入,一定会给乐华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再加上耽改和选秀被叫停,这件事要怎么解决,杜华需要再好好想想了。

《乘风破浪的姐姐 3》5 月 20 日开播,前两季曾用自己的造团体系评价姐姐们的杜华,确定不会参加录制。

可能有网友还会怀念,毕竟少了她,会少很多吐槽的乐趣。

杜华要是在,一定能和谢娜吵起来,她会自信又笃定地反问所有人," 造团一定有标准,仅凭快乐就能做女团吗?"

原创文章,作者:雅观娱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oduoliao.com/article/304470.html

联系我们

微信: haoduoliao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