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多料首页
  2. 文章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01 "王子落难记"

夜色渐晚,放在黄子韬面前有三辆车,一辆出租车,一辆豪华跑车,一辆面包车。

三辆车代表着接下来的工作为普通、困难、极难。

黄子韬看了看,没有任何犹豫选择了最破的面包车,同时指着跑车淡淡地说: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宁可选择最破代表着工作最累的面包车,也不愿多看豪华跑车一眼,黄子韬将"这车我瞧不上"写在脸上。

同样瞧不上的,还有节目组准备的游艇。

长途跋涉来到海南,没吃没喝没睡好的黄子韬累得睁不开眼。

按照导演指示,他来到节目组事先准备好的游艇上,礼仪小姐示意他进行参观。

结果,黄子韬再次淡淡地甩出一句话: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这都是真人秀《新游记》中的画面,无论是豪华车还是豪华游艇,或许外人看着新奇,但对黄子韬来说根本入不了眼。

因为,他的豪华指数,是节目组远远达不到的高度。

关于车,黄子韬像集邮票似的,集齐了他的最爱。

车子多到,出个门都要选择半个小时。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不光是豪车,黄子韬还常常坐着私人飞机出行,内饰豪华吃喝玩乐样样俱全。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而关于私人飞机,被曝价值4.85亿,每飞一次就要花费32万,每年的养护费就高达1700万。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此外,他还是腕表的顶级玩家。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320万的、609万的、800万的、2000万的天价手表都被收入麾下。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在他眼里,100多万元的手表就是个小玩具。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据爆料,黄子韬收集了15块全球限量50的手表,又像集邮票似的毫不"手软"。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在豪车与天价表面前,黄子韬的豪宅已没有什么吸引力,但依旧是"壕无人性"。

富人标配的豪宅,潮流玩家必备的潮流摆件在他家都论墙壁算,万元的摆件满墙满地都是,像极了样品展览馆。

室内32万的沙发,万元的茶几与摆件,都充斥着金钱的味道。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衣、食、住、行都被"奢华"二字包围的黄子韬,曾在直播间里对着网友大喊: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以亿为单位的收入,已入不了法眼。

根据他的言论与奢华的生活,再看他那首《中国CEO》,完全是个人真实写照: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就是这样一位买车像买玩具,买表像集邮票的"王子",怎么会对节目组准备的敞篷车、游艇感兴趣?那些不过是他看不上眼的"玩具"。

而像他这样含着金汤匙出生,从未为饭钱发愁的富二代,怎么又能体会底层穷人的心酸苦楚呢?

在《新游记》中,黄子韬真人演绎了"王子落难记"。

选择极难模式的他,要在48小时里养活自己,一开始信誓旦旦可没干几个小时就打起退堂鼓。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赚了十几块钱的他说走就走,说打车就打车,说去看海就去看海,留下素人大哥在寒冷的夜色中继续搬砖。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作为富二代的他,不过是体验底层人的生活方式,可以随意拍拍屁股走人,不带走一丝尘土。

而那些被生活困住手脚的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面朝黄土背朝天,苦哈哈干着不知何时是个头的工作。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本就是富人,却要扮着穷人的样子混在底层人堆里,满满的违和感令人不适。

在黄子韬、陈飞宇这些富二代的诠释下,《新游记》成了富人与穷人之间的"照妖镜"。

富人伪穷,穷人看戏,富人游戏,穷人活着,揭开了多少人的伤疤?

严敏新综艺,获诸多一星差评并不冤。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可悲的是,在国产综艺中像《新游记》这样将收入数以亿计的富人,装扮成穷人再表演给观众看的综艺不在少数。

《向往的生活》就是其中一个。

02 "众人农家乐"

相比穷人的"伪精致",富人的"伪穷人"更难以让人接受。

前者揭开穷人的辛酸,而后者却扎了穷人们的心,撕毁了穷人的体面。

比如,打着返璞归真旗号的《向往的生活》,却揭开了普通人与明星之间,以及富人与穷人之间的巨大差距。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乡村、田园、归隐、山林、三五好友、一日三餐、一年四季,当这些词组在一起,就是《向往的生活》成立的初衷。

褪去光环、卸下包袱、远离城市的喧嚣,去往宁静的山村过着惬意的田园生活,与三五好友做做饭聊聊天回忆过去规划老年生活。

这便是,向往的生活。

一间小院子,一张大通铺,几亩庄稼地,即便没有便利的自来水与煤气灶,也没有空调电视机,但第一季《向往的生活》走进了观众的心里。

因为那是普通人正在过,且够得到的普通生活。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即便节目组一度因拉不到投资,找不到平台播出,而中断录制。

嘉宾们会因为一瓶可乐,几两猪肉,与导演组"干架"。

但,都没能阻止观众对这档节目的喜爱。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慢综艺,在快节奏的时代里有了一席之地。

在观众的热捧下,《向往的生活》播到第六季,可相比以往,口碑却差了一大截。

究其原因,富人伪穷,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第一季是真穷,但穷到观众的心里。

后面,一季比一季富有,却踩中了雷区。

节目走红后,渐渐变成了城里人体验农家生活的一日游农家乐。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接到诸多广告投放后,节目组又为这些不差钱的明星艺人们,打造了属于他们的世外桃源。

这些明星艺人们,身穿大牌,打扮精致,与田园、农村毫不相关。

更让人大开眼界的是,周迅穿着四万多的衣服下农田。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杨紫穿着4010元的外套,1053元的内搭,脚踩2098元的白色运动鞋,背着21900元的包包,在满是泥水的田地里干活。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这些昂贵的服装,对真正的农民来说是问价劝返的,更不可能穿着干农活。

可明星们在奢侈品傍身之下,硬要视金钱为粪土伪装成村里人,显得格外违和。

《向往的生活》更像是不差钱的城里人,为了寻找快乐去农村溜达一圈,顺便还不忘夸赞自己:我好接地气哦!

这种凌空版的接地气,到了第六季更是全面升级。

03 "富人度假记"

《向往的生活》从"富人农家乐",变成了"富人的度假生活"。

嘉宾刘昊然一出场像极了时装走秀,完整的妆发、酷炫的墨镜、有型的潮服,手抱滑板一副"我准备好度假"的兴奋感。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而这套度假服,件件价格不菲。

一副墨镜1800元,黑色外套14000元,白色内搭1100元,黑色裤子2400元,一双拖鞋120元。

算下来,这套look价格在19420元。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而这还不算他带来的相机与滑板。

在节目中他用了两款相机,一个是价格为45800元的数码相机,一个是价格为几千块的即时成像相机。

同时,他带来的滑板要价1800元。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录这档节目,刘昊然一套衣服+一套度假设备就要六七万,而这还不算其他服装。

不光刘昊然,同为嘉宾的文淇也丝毫不输。

一件粉色短袖3700元,一条蓝色短裤5200元,一双鞋子5900元。

算下来,这身看似平平无奇的衣服,却要一万四千多。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其他的服装价格也都价格不菲。

比如,深蓝色套装要2800元。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嘉宾度假风,主创们也不例外。

衣品被夸的张子枫,第一天穿的衣服从头到脚都没有低于四位数,一个包包更是高达27500元。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就连在沙滩上捡垃圾时穿的衣服都是奢侈品。

最便宜的就是720元的帽子,其他的外套、裤子、内搭、鞋子都是四位数打底。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同样的,平时在节目中穿着干活的衣服,价格都会让普通打工人望而却步。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而穿着奢侈品干农活已是张子枫的常态。

曾在过往的节目中穿着4000元的拖鞋与2500元的马甲干活,丝毫没有心疼。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穿着6900元的马甲外套,2000元的卫衣,800块的白色外套依旧下地干活。

6200元的白色运动鞋,直接踩在泥泞的田地里。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张子枫随便一双鞋子或一件外套就是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而张艺兴第一天穿的18500元绿色外套,更是普通打工人不敢随意高攀的。

可他还毫不在意地穿着这件衣服躺在地上躲猫猫。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这就是第六季的《向往的生活》。

艺人们浑身穿着奢侈品,住在一线海景房,却还要装作要为了吃口饭捡垃圾、做任务,把自己伪装成吃不起饭的穷人。

可真正的穷人是谁呢?

是屏幕前心疼会员费的观众们;

是为了生活早起打渔的"波哥们"。

是看上张子枫的穿搭却只能找十几或几十块钱平替的女孩们;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富人在玩伪装穷人的游戏,而穷人却要花钱看戏,剧情走向越发奇葩。

《向往的生活》也从最初的"活着",走到了"生活",又从"生活"变成了"享受",渐渐背离了返璞归真的初衷。

04 "桃源幻灭记"

不光是穿搭一般人无法企及,住、吃、用也是如此。

为了能在蘑菇屋过上自己向往的生活,张艺兴自带制冰机、气泡水机、刨冰机、冲浪板。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张艺兴完全把个人喜好带到节目中,将蘑菇屋变成自己的家,而节目组也是允许的。

虽然用起来方便,但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蘑菇屋的"地气"。

尤其是他带来的那五斤牛肉,更是高达四千块,哪里是当地村民吃得起的?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何炅亦是如此,坐在海边做手磨咖啡,生活相当惬意。

住着一线海景房,喝着手磨咖啡,吃着昂贵的筛子牛肉,确实是他们向往的生活。

但是,这生活接地气吗?

返璞归真如同虚设,节目初衷渐行渐远。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向往的生活》之所以能火起来,是基于第一季的接地气基础之上。

而如今的《向往的生活》呢?

收入千万的明星们,打着"坚持初心"的旗号,玩着用劳动换取食物的游戏,却念着准备好的广告词,颇有股自娱自乐的暴发户味道。

广告这么多,浑身奢侈品,却还要装作为一日三餐发愁,作为观众看不到《向往的生活》的诚意。

不知大家还是否记得在第四季最后一期,宋丹丹来做客时,望着远处的田地疑惑地询问黄磊: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黄磊一副"你还当真了"的笑话她: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宋丹丹就像屏幕前的观众,以为他们在蘑菇屋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但实际上正如黄磊所说,节目就是节目没有那么多真的。

庄稼谁来收?蘑菇屋谁来管理?

操心这些,都是闲的。相信这些,都是天真的。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每一个录制地都是节目组提前踩点的,每一个游戏都是节目组事先尝试的,每一个环节都是节目组设计的。

鱼塘里的鱼是现放的,山上的蘑菇是导演组自己浇水才长出来的,精彩镜头是通过后期剪辑与偷天光完成的。

观众所看到的都是经过一层层设计的,综艺终究是娱乐大众的综艺,终究是富人的游戏,穷人的生活。

当真相被看穿,节目也就没了"岁月静好"的滤镜,当初给观众画的世外桃源,如今又亲手给毁掉。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与《新游记》一样,《向往的生活》弄巧成拙。

《新游记》想体现底层人的艰苦生活,却表现出富二代与底层人无法共情的真相。

《向往的生活》尽一切可能给观众营造向往的美好,却表现出明星艺人与普通打工人的经济悬殊。

两档综艺,到头来都败给了富人伪穷带来的违和感,这才是毁掉它们的真凶。

05 "下凡失败记"

其实,富人伪穷,穷人看戏的戏码不仅在《新游记》与《向往的生活》中出现,诸如此类的真人秀还有许多。

比如,真人秀《明星到我家》。

这档节目的简介颇有意思——荧屏女神下嫁成国民媳妇。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荧屏女神是黄圣依、张柏芝、秋瓷炫、李金铭,所谓的"下嫁"是指她们到农村当"媳妇"。

"下嫁"一词,颇为刺耳。

明星艺人们的表现,以及与乡下"婆婆"之间的生活差距更为讽刺。

乡下"婆婆"来到张柏芝的家,路上,张柏芝给"婆婆"介绍家乡与她的房产: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讲到激动时,还会给婆婆介绍房产投资的事情: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一边是穿着靓丽打扮洋气,张嘴闭嘴都是房子与投资的张柏芝。

一边是穿着朴素不懂投资只会傻笑的"婆婆",两个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本来让张柏芝"下凡",却体现了更加现实的差距。

张柏芝何止在老家有房,在北京、上海都有豪宅。

不仅如此,她还有10辆车。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为了拿饮料方便,在家里放两个冰箱。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为了给孩子创造玩耍环境,在院子里放各种游乐设施。

同样"下凡"失败的还有黄圣依,为了帮农村"婆婆"卖茶饼,先后推销给自己的老同学王珞丹与贾乃亮。

接到电话后的王珞丹毫不犹豫下单七千块。

贾乃亮更是直接买了五万块的茶饼,出手阔绰丝毫没有心疼之意。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明星们的购买力,不仅让其婆婆感到震惊,也惊讶到了观众们。

后来,黄圣依带着"婆婆"去上海的豪宅,"婆婆"再一次感受到差距。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明星到我家》就像成人版的《变形计》,看似很有深度,实则毫无意义,反而将彼此的差距体现得淋漓尽致。

想让养尊处优的明星"下凡"颇为困难,上农村厕所就是第一个大挑战。

在户外真人秀《这就是生活》中,韩雪走入农村厕所后吓得连连尖叫并赶忙跑开。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在《花样年华》中,杨紫酝酿好一阵情绪才一副赴死的样子迈入厕所。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在《人生第一次》中,钟丽缇看到厕所后直接崩溃欲哭无泪。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下凡"失败的明星艺人,刺痛的是普通人的心,揭开的是底层人的伤疤。

还有在《婆婆和妈妈》中,明星穿着名牌却喊自己没钱吃饭。

在《花儿与少年》中,明明都到国外旅行,各个穿得光鲜亮丽,却要为那三瓜两枣而头疼。

这才是毁掉《向往的生活》的真凶

不知从何时起,真人秀只有"秀",而"秀"出的结果是,时时刻刻提醒观众与明星的经济悬殊。

可如此结果,又是谁愿意看到的呢?

无论是《新游记》还是《向往的生活》,亦或是"下凡"失败的明星们,请停止那一眼假的"伪穷"。

原创文章,作者:小雅谈娱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oduoliao.com/article/304091.html

联系我们

微信: haoduoliao

QR code